青禾201507

所有的现实相加那是永恒,生命是一小段永恒。

回忆向来不是一种主动的情绪,或是被某件东西发,或是脆弱时自发的萌生。想一场不可知的大潮,在你毫无防备之时,一拥而上,猛地拍在胸膛上,打湿衣襟,湿了眼眶,然后等着潮水褪去,留你一人在沙岸观望,一切慢慢平复。

年轻气盛,年轻时总归是对这个世界不可一世的,以各种方式去成为焦点,获取赞扬。思虑有的没的迫不及待的抢来话语权,不知所以。

年轻人总是拿旺盛的生命力去混充才华的。

孤独这种东西是会上瘾的,一个人听歌,读书,一个人走路,心里是满满的一片安宁,不用去顾虑别人的想法。

岁月你别催,该来的来该给的我给。

开始习惯性的平静的面对发生的流年不利。

柴静说:‘把发生的东西当成是已然发生的,把现实当成是回忆的样子,坦然的去接受命运所安排的一切。’当初不懂,而后逐渐明白。想起之前看过在知乎上看见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‘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是在宇宙形成就已经定下来的吗?’ 后来发现答案真的很无奈,无奈归无奈,接受归接受对吧。

你到底有多害怕,一个盒子装不装的下,一节火车装不装的下,一个房子装不装的下。


评论